【露淫趣】(第一部)作者:t753951f1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5732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第一部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露淫趣(一)

  话说阿德、小胖、我(阿国)三个从小学到五专一直同校的哥们。虽然没结拜。但可是比亲兄弟还亲的铁哥们。

  读书时一起把妹。三个女朋友也是好姐妹。

  最后当然是三男三女一起结婚,同时办婚礼。一些同学还笑称省了两包红包。
  反正随缘,我们三个各自在工程、机械、贸易各自有一点小事业。也不差那些红包。

  阿德包工程老婆小惠,两人常一起巡视工地,所以都瘦瘦黑黑,非常阳光的一对夫妻。

  小胖做机械加工老婆小芬,正好跟阿德相反,两夫妻都白白胖胖,尤其小芬的一对豪乳好像刚生完小孩一样,平常穿低胸还可看到乳房上的青筋。

  本人(阿国)买卖业老婆小莉管帐,一看就是精明能干的女强人样。

  婚后大伙也都顺顺利利生了小孩,家庭、事业都稳定发展,就像你我一样没啥特殊。如此怎会有故事发展呢?

  如今结婚也近16年了,小孩也都到了国高中阶段,补习、K书、生活更显平静,现实生活把夫妻情趣磨的平淡无味,一日三哥们在小胖的工厂喝小酒闲聊,话题聊到夫妻生活。

  阿德:「我们结婚也十多年了,说真的!老婆身上每个地方都摸过,一出手她就知道你下一步要做什么,都没情趣了!最近还搞到一半软掉了,真是岁月不饶人阿!」!

  小胖:「我和小芬也是。以前的性感尤物。被那两个小鬼摧残的。咪咪也软了。不在像以前一样坚挺。现在都要靠A片才能硬起来。」

  「我也一样阿。最近经济不景气。市场萎缩。生意难做。烦道都不想爱爱了!」
  小胖:「要不大家像结婚前一样。再一起去找妹。」

  「现在连自己家的自用车都搞不定。去」开查某「会不会。花钱还被笑阿。」
  阿德无奈的说

  「我最近常去露营。有次去野溪没人。我就光着屁股下去游泳。那种感觉很刺激。我叫我老婆一起来。她就是不敢。但那种感觉好刺激。当时真的好想来打个也炮。应该会很爽」

  小胖:「好建议。反正小孩天天在我工厂上家教。就交给家教老师和外劳一晚。我们三家去。山上露营。假日人多没搞头。我们平日去。有搞头就各自带开,没机会就当去山上散散心。阿国你常去露营这事就你去计划。时间就定在下周三。
  四如何?「

  大家一致通过。我就开始筹划「野淫计划」

  露营50多次了。但还没尝试过野营。网路上寻觅了很久。找不到适合的地点。只好往露营场找。

  寻找以前露过的营地找合适的地点找到一家在新竹尖石山上。旁边有野溪。
  露营场还有一个戏水池。从产业道路叉路进去只有一家露营地。老闆住在山下的部落理。因为是平日没有其他露客。就我们自己三帐包场。

  小胖。阿德很少露营。没帐篷还好我这有一顶10人的隧道帐。反正我们包场。

  不用怕影响他人。

  周三早上三台车到我仓库集合。帮忙载露营用具和伙食食材。

  三年前来过这露营。三年后旧地重游。先在山下部落打电话给营主。请他开门。

  营主骑机车带我们上去。打开铁门。再往上约500公尺才到营地。

  因为老闆有是要下台南。他告诉我们电灯及热水器瓦斯开关后就要下台南周五才会回来。

  叫我们明天把垃圾及中在一起带上铁门就好。

  这里平常没人会上来。若我们不放心。等下完露营用品可开一台车档在上山铁门内。

  因铁门是往内开。只要车挡住门就开不了

  太好了。这老闆也太合作了。正和我们的计划!

  9月刚入秋。早晚天气稍凉。但这种天最适合户外活动。

  ㄇ字形的铁棚。随我们搭帐。

  我们把帐朋搭在靠山边的棚内前方正好有个赏景的凉亭。

  凉亭边拉出一个碟型天幕。当我们的厨房。

  山边一边是凉亭。另一边是一个约5* 10米的戏水池。

  本来营主说他不在。不放心要把水放掉。

  后来看我们都是大人。没带小孩。叫我们自己小心。才没放干水。

  中午简单吃个水饺配啤酒,就开始搭帐篷,在我和老婆小莉的指挥下,花了一个小时,才把帐蓬、桌子、椅子等组合完毕。

  此时小胖已经满头大汗,直嚷着要去沖澡睡午觉。当然小胖老婆小芬也一起去洗鸳鸯浴了。

  阿德和小惠要去溪边钓鱼。

  我和老婆小莉则带着单眼相机四处拍照。

  早秋有些芒草已经开花,加上山峦层层叠叠可拍的题材可多了。

  不知不觉已经拍了一个多小时,此时天空中两只老鹰正在盘旋,我站上至高点找个树头掩蔽换上200~ 400mm的长镜头拍老鹰。

  老鹰可能看到猎物俯冲到山谷,我也将镜头对向溪边,观景窗出现的不是老鹰而是阿德的大雕。

  旁边石头晾着阿德的短裤,阿德走过溪对岸钓鱼可能弄湿裤子乾脆脱掉在一旁晾乾,ㄟ小惠呢?

  透过镜头看到一只皮肤黑亮小手正在玩弄着阿德的大雕,因为阿德是包工程的,两夫妻常一起巡视工地,所以两夫妻皮肤都比较黑,是属於健康的麦芽色。
  阿德专心的在钓鱼,小惠蹲在一旁看,小惠的裙子也湿了。

  不对裙子中间好像黑黑的,400mm不够看不清楚,从背包在加一颗2倍增距镜,单眼相机变成望远镜,小惠可能涉过溪水内裤也湿了,乾脆也脱下晾乾,想说他们在溪的对岸,面像我们只要我们过去他们一定会先发现。所以就一个晒蛋、一个晒鲍鱼。此等美景当然要按几张照片,等下好好糗糗他们。

  欣赏一下就好了免得被发现,破坏好事。

  老鹰也不见了,应该也欣赏美丽风光后回家学做「鸟」了吧!

  太阳也快下山了!金黄色的夕阳,层层的山峦,加上老婆远望风景的侧影,构成一幅美丽的画面。

  虽然细嫩的肌肤加上些许的皱纹,明亮的眼眸旁也多些鱼尾纹,但多了一种成熟美,虽然偶尔也会看看波多野xx养养眼。

  (波卡女主角不是我的菜,只是最近新闻炒太凶了,不看根不上时代)。
  因为帐篷搭在铁蓬内,所以没拉外帐通风点。准备去叫小胖夫妻起床准备晚餐,先从帐蓬窗边纱网看他们起床没。走近先看到四只脚丫,可能面向外夕阳照到太刺眼,所以他们面向内,也因此没发现我的到来。

  再走近一点看到小胖黑亮的龟头,可能也是热所以光着屁股睡。

  旁边小芬面向小胖侧身躺在旁边,小芬的内裤也被小胖退到膝盖,小胖圆圆短短的手指正在小芬的小豆芽上画圈圈,而小芬则闭着双眼享受着小胖的爱抚。
  小胖此时也看到我的到来,对我渣了渣眼,我也不去破坏,不敢用单眼相机拍,怕镜头声破坏夫妻俩的温存,拿起手机确认快门声关掉,迅速连拍的七八张,匆匆离开。

  回到凉亭告诉老婆小莉看到的一切并让她看手机的照片,小莉不知是夕阳照到脸红,还是也受到刺激脸红,啾着小嘴,手还垂着我的肩膀说:「尽拍这些养眼的镜头,不怕长针眼。」

  我回答说:「要长也是相机镜头长针眼,不然我们也一起玩,要长针眼大家一起长。」

  小莉红着连回答说:「要胡闹你跟他们去玩,老娘不奉陪。」

  我回答说:「你不陪我玩,那他们其中一对就要让我3P了喔!」

  小莉回说:「我知道你想小芬、小惠很久了,现在露出马脚了喔!!你说这是不是你的诡计!」

  看着老婆小莉的红脸,没有半点真生气的模样,应该只是娇羞吧!

  「别瞎说了!他们俩是你的好姐妹,我哪敢啊!」

  「太阳快下山了,我要赶快生伙准备烤肉了!」

  拿出「生火大师」放入木炭,架上巖谷4。1kw炉上,看着木炭慢慢变红,现在露营到具可真方便,以前用火种后来用喷灯,现在就架在炉上,等底部着了,在拿下来旁边放5分钟,整根木炭都红了。

  此时看一旁小莉的脸更红了,眼睛透着一层迷离的感觉,癡癡望着木炭,不知是被木炭热红了,还是再想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露淫趣(二)

  炊烟袅袅升起,阿德和小惠也手牵手一起回来,

  当然阿德穿起晾乾的裤子。我想他应该是光着屁股过溪,裤子才没又弄湿吧!
  小惠走在阿德旁边,裙摆依然是湿的。

  但看到阿德裤子口袋鼓鼓的,再看小惠,湿湿的裙摆贴在大腿上,大腿跟部黑黑的,我猜小惠里面应该是真空的,可能想过溪又要弄湿,才乾脆把内裤放在阿德口袋。

  小惠看到我再看她,羞红着脸回一句:「色瞇瞇的在看什么?」

  「看春光明」妹「,在听」空穴来风「啊!」

  小惠应该听出我知道她没穿内裤的事,脸一下子就红的跟关公一样。

  「哇!烤肉啦!快!快!快!烤肉怎么可以没啤酒……」小胖跟小芬也一前一后的走过来。

  小胖手上抱着一箱啤酒。

  小芬也提着一瓶红酒走来说着:「你们男生喝啤酒当」腹肿「,我们可不要当」小腹婆「,所以我们喝红酒」

  小胖快速的向我和阿德使个眼色。

  这瓶酒可是小胖费了番工夫才弄到的。

  自己和哥们的老婆可不敢随便乱来,是加纯天然催情药,不伤身,但药效很慢要一两小时才会有作用。反正上山来有的事时间慢慢磨。

  夕阳西沉,染红了山岚。

  炭火声起,肉片在烤肉网上滋滋作响。

  每个人的脸上也都被夕阳染红了。

  三对夫妻,烤肉把酒言欢,欣赏夕阳美景。

  冰友ㄚ!这就是「人参」!!!

  随着夕阳西下,天空也由橘红转紫最后被变黑。

  风也停了下来,虽是九月天,但今晚无风加上烤肉热气,酒精随着血液环绕身体,渐渐大伙热了起来。

  三位夫人喝了些「特调红酒」热得更快,每个人脸上红嘟嘟,像是熟透的苹果。

  首先发难的是小胖,直接穿着沙滩短裤就跳入戏水池玩水。

  当然不只玩水这么简单,同时也向大伙泼水攻击。

  阿德本来就只穿短裤所以也跳下水加入战局。

  我原本就穿长裤,裤袋还有手机加皮夹,再去换短裤就太慢了。

  乾脆脱了长裤直接穿内裤下水。

  现在变成男生在水池攻击。

  女生在池边用水管还击。

  我因为只穿内裤,材质又是棉纱,遇水就变宽松,在几次跳跃攻击后。
  内裤滑落到膝盖,这样又影响移动,乾脆脱了。随手包起一包水,当水袋攻击。

  太准了!

  这一丢正中小胖老婆的脸。

  就一条深红色的内裤挂在头上,一时前方一片黑暗,一脚踩空跌到水池里。
  刚好就在我面前,我伸手一抓以免她跌倒受伤。

  但失去重心的小芬随手乱抓,正好抓到我的命根子。

  我和小芬同时大叫一声、、、「啊!!!」「啊!!!」

  静静的山林夜晚,这两生可真是「划破长空」

  所有人停止动作看是发生什么事?

  四双眼睛同时向我和小芬望过来。

  此时我和小芬俩的姿势更尴尬,小芬抓着我的小弟弟。

  而小芬原本穿一件宽松的套裙,套入水中,套裙直接往上只套在肩膀,应是刚和小胖温存脱掉胸罩,想说都是老朋友,套件宽松的套裙舒服就好,一粒大水蜜桃在月光下更显得白皙,另一粒却正好被我的右手托住。

  小芬在水中站稳,但套裙好像不吸水似的,在水面漂浮,拉下来又浮上去。
  我也放下手来。

  再看按上两位美女。

  小惠原本就没穿内裤,洋装一沾水紧贴着皮肤,黑色的内衣非常明显,重点是大腿中心,三角部位,更紧贴着下阴,呈现半透明的朦胧美。

  而我老婆小莉原本就穿白色紧身运动服。(半截小可爱  韵律裤)

  一般穿韵律裤都不穿内衣裤,不然三角裤的痕机就很明显的印在屁股上。
  白色运动服有海棉垫保护,所以上半身还好。

  但下半身紧身韵律裤遇水更仅更贴,薄薄的伸缩布料紧紧的包复阴唇的形状,这就是所谓的「骆驼蹄」吧!

  所有人动作一置,先看我跟小芬。再看小惠、最后目光都停在小莉的身上。
  因为小莉在她们三个女人中,算是女强人,有领头羊的地位。

  可能大家平日也压抑太久了,难得到荒郊野外撒野,加上特调红酒的催化老婆也乾脆辽下去了。

  「要玩就来玩阿,大家来玩水中骑马打仗,先掉下去的要甘愿受处罚。」老婆小莉提议说。「好!」大家异口同声的附和。

  小芬走向池边的楼梯,上去岸边在跨坐在小胖的肩上。

  而我和阿德也走到池边,让自己的老婆跨坐在肩上。

  穿着短裤在水中阻力大,不好移动。所以小胖和阿德也把短裤脱了。反正在水中看不清楚。

  我们三对,其中小胖最矮只有165CM,老婆更只有150多。

  阿德最高有178CM,老婆小惠较娇小,但也有160多。

  而我呢?173CM,算一般高。但老婆小莉和我差不多也有170。
  所以最吃亏的一定是,小胖和小芬夫妻。

  果不其然,第一回和小芬就被小惠抓下来。但同时小惠的衣服却被小莉拉掉了。

  因为小惠没穿内裤。所以现在小惠只有上身胸罩,但私处被阿德的头挡住大家也没去注意。

  刚第一回合,所以只有像征性的喝酒,当处罚。

  第二回合开战,小芬、小惠同时向我跟小莉合攻。

  三个女人、六只手在头上大战。

  就在我快失去重心的时候,老婆小力抓到小芬的衣角,我也顺式站好,相反的小芬被小莉一拉衣角,就掉到水中。

  因为老婆小莉是穿小可爱。所以小芬、小惠不好抓。

  岸边的酒也没了,刚好这次换罚小胖去冰箱拿酒。

  在水中脱光没差,但要上岸小胖就想套回短裤,我们当然不准,一定要有人先开枪阿。

  小胖就用手遮着重点部位,去搬一箱啤酒。

  去可以用手遮。回来两手要搬酒,就没得遮了。小胖心想,反正待会一定全脱光,只是早点让大家看而已。就没遮的搬酒走回来,阿德还故意拿手电筒调聚光照小胖白白胖胖的小兄弟。好像小胖的小兄弟走星光大道一样。

  玩了两回合有点渴,大家也不用处罚,男男女女都拿一瓶啤酒乾了!

  红酒加啤酒,更加速了催情的效果。

  「老娘就不信会一直输,趟撒尬林拼ㄚ(台语- 脱衣服跟你们拼了)」
  刚刚第二回和,我们差点在她们合攻下,快输了!

  最后是老婆小莉拉到小芬的衣服,才反败为胜!

  所以小芬决定把碍事的衣服脱了!

  「不公平!」小胖也跳出来说话。

  「我和小芬都是男生女生最矮的,手也最短。就算小芬脱光了也不会赢」
  大姐头小莉,跳出来说话了:「这样好了小胖最矮配我手最长、阿德换背小芬、最后阿国和小惠一组,这样就公平了吧!」

  大家也觉得这建议不错!就开始到岸边重新组合。

  小惠蹲下来,我走到她面前,正好看到她茂密的黑森林,因为小惠本来就没穿内裤,刚刚她跨坐在阿德的肩上,没人注意到下面,这时我正好平视看的一清二楚。小惠有1/ 2原住民的血统。皮肤较黑但很光亮,阴毛确不多,我一直以为原住民毛会比较多,水滴在阴毛上结成小水珠,火光反射下亮晶晶的,很美。小惠只是皮肤黑了点,但她的五官轮廓较深,眼睛也最大,是个黑美人。

  「不公平!」

  又有人喊声不公平了!

  这次不是男人出声,而是我眼前的黑美人小惠出声。

  「刚刚在老公身上,没穿裤子无所谓,现在这样………我不是亏大了!」
  小惠看到我色瞇瞇的看着她的下体,娇羞的提出抗议。

  「对!不公平,反正我也只剩一件半透明的三角裤,有跟没有一样,要就全脱了,疯一下!」小芬大辣辣的个性表现无疑,二话不说马上要把湿搭搭的三角裤脱了,因为裤子沾水黏到皮肤不好脱,单脚站又怕跌倒,乾脆就坐在岸边,伸直双腿,叫阿德帮她脱。

  这时只见阿德猛吞口水,张大眼望着小胖。眼神透出询问的眼光。

  小胖微笑着不出声,右手比一个「OK」。

  阿德获得小胖的认同。回过头来走向小芬,伸出黝黑的双手,向小芬的裤头伸去。动作极为缓慢。

  我旁边岸边刚刚阿德的手电筒留在那,换我拿来,照在小芬的下体。

  小芬的内裤遇水后又在强光照射下几乎全透明了,阴毛一根根都看得很清楚。
  小芬双手向后撑,微微抬起屁股,好让阿德为她脱下最厚的屏障。

  此时反而阿德有点害羞,双手微微颤抖,但还是继续他的任务。

  裤头离开黑森林的一瞬间,大家好像都停止呼吸了(不是殭屍来了)。
  六个人12只眼睛注视着这美妙的一刻,连小芬都激动的双峰大幅起浮,眼睛看着老公以外的男人,第一次别人帮她脱内裤,内心不免机动。

  裤子缓缓脱下,拉到大腿间,大家也顺利看到小芬私处的全景。

  小芬长的肉肉的,所以大阴唇也比较肥厚,阴毛也不多,只有小腹下方一片倒三角型,阴唇和股沟几乎是光亮的。肥厚的阴唇加上臀部微微抬起,让阴户高高拢起,像个白馒头似的。

  生过两个小孩,十多年夫妻的性生活,竟没让阴唇的黑色素沉淀。真怀疑是天生丽质,还是小胖回家都没作功课。下腹部阴毛的上缘,有一条不明显的刀痕,应该是剖腹产下的痕迹。这医师也太高明了,开在这个地方,完全不影响小芬私处的整体美。

  随着裤子被阿德拉到小腿,小芬也将双腿并拢。好像以前看小电影演完,双边布幕合上,END……

  「电影演完了,看够了没??」小芬回到大辣辣的个性,大声说话。将大家拉回现实中。

  「小莉换你表演了!!!」小芬暧昧的看着我老婆。

  大家的目光也重新在小莉身上聚焦。

  「这……!」现在老婆尴尬了。

  平时最理性的大姐头,看着大家。

  夫妻交换是她提的,配对也是她安排的,大家都OK!

  而且刚刚也欣赏玩小芬的脱衣秀,她也看得目不转睛。

  这时候不配合,真的说不过去。

  「我先脱!」小惠看到小莉在犹豫。

  反正她最重要的第三点早就见客了,而小芬也配合的如此完美,脱这胸围就不会那么尴尬了。

  「阿国,过来……!」小惠小声的叫我靠过去。

  我想她应该也想学小芬,叫别人帮她脱,好刺激一下阿德。

  此时小惠转身蹲坐下来,让我把胸罩的扣子解开。平时帮老婆脱胸罩以经熟练到单手就能完成。

  如今却是解不开,小惠配合的把手臂往后摆,露出一点空隙,我才顺利的解开扣子。

  扣子解开胸罩并没马上滑落。

  小惠转过身来,直接坐在岸边,微张双腿,上身向前略倾,点头示意我过去将胸罩取下。

  因为小惠坐下来,双腿微张,两片黑亮亮的大阴唇也开个小缝,看到小珍珠和里面的小阴唇,好像两片微开的蛤仔,中间水珠亮亮的,不知是池水滴下来,还是爱液。

  但此等美景只有我一个人独享,其他人都看不到。

  小惠双手搭在我的肩上,以免重心向前请摔落水中,我的手指抓着胸罩下缘钢丝的部位,慢慢取下胸罩。

  小惠上身更往前倾,我还来不及欣赏双峰的美景,小惠就把胸口靠上来,乳尖离我的眼皮大概只有3公分,我清楚的可以嗅到她身上的气息,淡淡的清香应该是体香剂或是止汗剂留下的味道,所以玩了一天竟没有汗臭味。

  我索性把头埋进乳沟中,深吸了一口气,用脸颊的皮肤去感受双乳的魅力。
  虽然只有短短2- 3秒接触,别人有没有看到我不知道,我眼前被这尖挺的双峰吸引着,年近40的熟女怎么还会有如此尖挺美丽的双峰,只有乳头比一般少女大了些,形状却是完美的水滴型,我想这可能跟小惠平时都有早起晨跑,还有勤上健身房运到有关。

  短短几秒微妙的接触,别人背着我们,或是被小惠的手臂档到可能没看到,但站在小惠旁居高临下的老婆大人- 小莉可看的一清二楚。

  酒精的催化,加上现场的气氛,再受到我和小惠的刺激,小莉一咬牙,也转身慢慢的脱下韵律裤,虽然是大姐头,我清楚她的思想是相当传统的,今天要不是催情药酒,加上整场的气氛让她脸上挂不住,摆脱不了死要面子的个性。拿刀架她脖子可能也不会屈服。

  但保守的她一时还不能接受老公以外的人帮她脱衣服。所以她就转身背对我们先脱下长裤。

  为什么不是先脱小可爱,再脱裤子?

  我也不清楚。

  我猜可能跟好强的个性有关。以我观察老婆的奶奶没有小芬的白皙也没那么大,形状没小惠水滴型的好看。但170CM的身高,加上平日有练瑜珈,练出修长的美腿。腿一直是小莉最自豪的,

  练瑜珈的平衡感相当好,所以她不用别人帮忙就站着曲膝弯腰就轻松的脱下长裤。

  平常在家都上躺在床上看老婆的腿,就算洗澡或换衣服也是由上往下看,就觉得很好看了,如今我站在池内由下往上仰望老婆的美臀和长腿,更显修长。
  (爱照相的朋友应该知道,要拍出长腿就要下往上加广角镜的原理一样)。
  老婆在家洗完澡都保养她的双腿,仔细度高过保养双峰,我曾问过她为什么腿比胸重要。

  她回我:「腿是让别人欣赏,可以提升她的自信度,胸部只有上缘能给人看,乳头只有我能看,而且我只会」柔「跟」吸「,很少用欣赏的。」

  回的我当场哑口无言。

  回到池边的小莉,脱下韵律裤后,摺好放到一旁。

  依然背着我们弯腰由下往上脱下小可爱。但脱的过程她完全没弯膝,比直的双脚依然挺直,依然要把最美的秀出来。

  但她忘记弯腰的时候,会把双臀张开露出美丽的菊花,跟整片的会阴。所以我们看得更清楚老婆小莉的私密处,完美无毛的私处,大阴唇微微张开露出有点黯黑的小阴唇(这应该是我的傑作吧)小阴唇泛着油亮光,应该也是看到春潮泛滥了,但整片会阴光洁无毛。配上修长美腿,跟浑圆的双臀,美呆了。从没从这整角度欣赏过自己的老婆背后春光,小莉站着,又最靠近池边的灯光,所以不用手电筒聚光就很亮了,此等美景看的5个男男女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我环顾一下大家,看大家看的目不转睛,我也抬头伸长脖子,骄傲一下……这是我老婆。
  脱下小可爱,一样随手摺好放一边,老婆转身面对大家,还是害羞的遮着胸口,但平坦的小腹、光洁的下身、修长的美腿,再次把大家的目光锁住,时间好像暂停了一样,五个人在欣赏一尊唯美雕像。

  老婆很懂得崭露自己的长处,拼不过人的遮一下,还有含蓄的美,有自信的把最美的展露出来。

  其实老婆小莉并不是白虎,只是平常爱游泳,都穿高叉泳衣,怕毛毛露出来,会买蜜蜡要我帮忙除毛,有一次不小心黏歪了,看不满意就叫我把毛除光,随后她和我都喜欢她光溜溜的下阴,就一直光到现在,本想全天下也只有我和她知道而已,结果今天误打误撞大家都看到了!

  这时老婆缓缓走向池边,小胖也像着了魔的无魂游鬼,无意识的靠了过去,自动的转过身,并稍微蹲低好让老婆跨上他的双肩。

  老婆小莉深情的看了我一眼,我回个浅浅的微笑,眼看着她伸出修长的秀腿,膝盖弯曲跨在小胖的肩上,看着自己老婆光溜溜的上别的男人的身上,虽然不是做爱,但内心里还是泛起一股酸酸的感觉。

  我也相同转身微蹲,伸高手掌好让小惠抓着我的手,跨到我肩上。

  这时颈后传来感觉很奇妙,脖子后面刚接触到小惠的蜜穴,有一点微凉的感觉,随后马上被温暖滑润的肌肤接触所取代。

  双手扶着小惠的脚踝,慢慢的走向水池中央。

  后肩上滑滑的,脖子也被小惠的阴毛扫过来划过去,有点痒痒的,难以形容的感觉。

  阿德和小芬这组也上马了。

  三组人马在水池中各间隔一大步的距离停了下来。

  没人出声要开始。

  此时我大喊一声:「沖阿!」

  老婆们才回过神,开始出手。

  刚开始大家还不习惯赤身裸体玩骑马打仗,只是像征性抓抓手,没很激烈。
  感觉有点无趣。老婆们怎么变的如此淑女了,真的因为脱除了保护的外衣,就不知所措了。

  我们三个哥们在底下互换个眼神,手也不抓脚踝,直接往上去抓自己或别人老婆的咪咪或腰,在上面的老婆们脚下没支撑,只好把我们夹的更紧,又要提防我们六只鹹猪手的攻击,只好紧抓下面别人老公的头发,以免掉下来。

  经过几约5分钟的廝杀不分胜负,我们下面三匹马也开始累了。

  小胖本来就少运动,加上老婆170的身高,体重当然也有60多公斤,开始出现不稳的情况。

  小芬和小惠此时当然同时进攻小莉,小胖一个失神往后仰,而上面的小莉手被小芬和小惠抓着,身体自然往前,变成面朝下的要摔进水里。我正好在她的斜前方,两手一伸一手抱住老婆小莉的胸口,一手在她的小腹上。马上把她拉正以免吃水。

  肩上的小惠此时也侧身掉了下来,另一手抓着小芬也被拉下来。

  三个女人几乎同时落水。

  底下三个男人都各自扶起自己老婆,以免吃水或受伤。

  大伙也玩累,也不管谁胜谁负,各自把老婆带离水池休息。

  我们离开池边,赤脚踩在小石上不是很舒服,毕竟女人脚底皮薄加上常去角质,就受不了走在小石子上面。

  我在老婆前蹲下,背起老婆小莉。

  五分钟前才背光溜溜的小惠,现在有背起一样光溜溜的小莉,感觉真的不一样。

  小惠阴毛虽不多,但她没除毛,手上脚上身体还是有细细的汗毛。

  小莉除了私密处是我处理外,全身上下常去做SPA美容保养,皮肤更是滑嫩,唯独咪咪的感觉比较松软,没小慧的挺拔,有弹性。

  走了六七步到凉亭旁的长椅上休息想欣赏夜景。

  这里的夜景非常有名,号称百万夜景。

  全身湿湿的又没穿衣服,小莉不敢直接坐在椅子上,毕竟私处会直接接触到木头,很容易感染。

  我不够贴心,没注意到,「小莉先站着等我一下,我去帐篷拿两条大毛巾。」
  回头走向帐蓬,看到小惠依慰在阿德的怀哩,两人双手在背后交叉,享受着两人时光,我当然识趣的悄悄离开。

  前面帐篷灯亮着,我想小胖和小芬这一对,大概在里面温存吧!

  走近看到两个人赤裸裸的抱在一起,和下午的方向相反,变成头朝内,小芬跨坐在小胖的肚子上,正努力的和小胖做人工呼吸,两个圆圆的大屁股对着我晃ㄚ晃!

  小胖白亮亮的小兄弟已经准备就绪,但还没开工。小胖小兄弟人如其名,不长但很粗,包皮有点长,但奇怪的是40多岁的人,阴茎还如小孩一样白白的,小芬也是如此,难道两夫妻平常真的没啥在做爱吗?

  到隧道帐另一头,改快抓了两条大毛巾离开,我娘子还在那等我勒!

  匆匆回到长椅上,将一条毛巾铺在长椅上,另一条披在老婆小莉的肩上。
  两人肩靠着肩,欣赏眼前的美景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  眼前欣赏美景,耳边传来阵阵蛙鸣,真想让时间永远停留在此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。

  「你刚刚去拿毛巾,怎么去那么久?我自己在这光溜溜的有点怕。」小莉忽然小声的问我。

  我把刚刚看到阿德、小慧和小胖、小芬的情形一一告诉她。

  小莉沉思了一会。

  精明的小莉马上问我:「这是不是你们三个计划好的?」

  我太瞭解老婆的个性,不从实招出,她一定会问到水落石出为只,到时候反而更难处理。

  「其实也没什么计划,就有一次在小胖那吃饭,我提起上次去野溪光屁股裸泳的感觉,他们三个也想尝试一下,就计划这次的露营,看有没有机会在大地为床,苍天为被,享受天地合一的感觉,到外面大家都放松了,一切都是随性,大家也玩疯了!」老老实实的把一切告诉小莉,心想她不知会不会生气。

  又沉静了几分钟,我碰都不敢碰小莉,不知她现在想法如何?不知有没有在生气?小心为妙。

  「ㄚ不是要天地合一,你还傻傻的杵在那,难道要我主动强奸你吗?」小莉突然的冒出一句话。

  回神了一下,马上动作,好像领到圣旨。

  把小莉肩上的毛巾拿下来,铺在我坐的位置上。

  让小莉躺在长椅上,椅子不宽,我只能蹲在旁边好好欣赏月光照在老婆身上的美景,虽然她身上每一吋肌肤我都看过,但百万夜景陪衬,皎洁月光照映下,眼前的老婆彷彿回到20年前,一起夜游,在垦丁沙滩上初吻的少女。

  小莉主动的将双手环抱我的颈后。我只能俯身向前,双手没有着力点,就轻轻压在小莉的双乳上,小莉微微一阵,在生小孩前还有此反应,生完小孩做爱好像就变成例行公事,时间到要吃饭要上厕所一样。

  双唇接触真的感觉好生疏,我大脑另一边正想着,我有多久没好好的亲吻老婆,每次都是洗完澡,玩玩咪咪,小穴玩玩,豆豆转转,提枪上阵,几番冲刺,草草收兵,随便洗洗,呼呼大睡。

  真的换个环境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连吃了十多年老婆的口水,现在都变琼浆玉液,甘美无比(以前这时候一定会听到一句,「你没刷牙不给亲」),老婆也被感染,抓着颈子的手更紧了,舌头也主动探出来了,两舌交缠。

  我把身体微为撑起,双唇分离牵引出一条晶莹剔透的长丝,老婆伸出长舌头,将这玉液舔入口中,深怕浪费了。

  因为蹲久了脚会麻,老婆也知道我腿麻,张开双脚,我就跪在双脚中间。
  我就由额头、双眼、双耳、鼻子、嘴唇、脖子一路亲下来。

  亲到脖子时,小莉双峰撑起,下巴上扬,双眸紧闭,这是她的敏感带。
  再往下亲到双峰,受到户外凉风的刺激,两颗乳头变得非常硬,虽然乳房还是有点软,轻轻的蜻蜓点水式的亲吻,许久不曾发生电流的感觉,让小莉双手把我头抱紧,深深埋在小莉的乳沟中,久久不能动,也只能用嘴巴勉强呼吸。
  过了一会小莉的激情稍退,我也顺利的往下游移。来到小腹和肚脐,小莉又再度撑起小腹,让我的舌尖在肚脐上打转。

  我重新蹲到椅子旁,才能亲吻三角地带。

  三角地带,早已氾滥成灾。淫水早把大毛巾印出一摊水痕。

  我让舌间在小豆豆上打转,小莉又刺激的用双腿把我的头夹住,我只能在小穴和小豆豆间来回穿梭,才没几下,小莉就弯腰半坐起,双手抓着我的头发。
  大叫一声:「阿…!」。

  在山上非常的安静,这一声可真划破长空,相信另外两对也应该听到了。
  小莉阴道一阵收缩,喷出一股泉水,所有的淫水都喷在我的脸上,味道有点酸酸鹹鹹的。

  太久没看到小莉潮吹了,印象中自从生了小女儿以后就没发生过了。

  高潮后的小莉瘫软在长椅上。

  「小姐你爽玩了,我还没开工耶!」我小声的在小莉的耳边说。

  小莉闭着眼睛也不回我话,还在享受高潮的余温。

  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涨的不像话,马眼也留出口水了。

  不管了!

  将老婆往下拉一点,屁股正好在椅子边,双腿自然垂到地上。

  小莉无毛的嫩穴正好微凸,张开小莉的双腿,看到月光照在大小阴唇上的美景,高潮过后的蜜穴小豆豆特别肿大。

  但此时的我已经无法再去欣赏了。

  阴茎肿胀的感觉告诉我,它快爆炸了。

  一手扶正枪管,一手撑在长椅上,对准后一次到底……………爽。

  老婆又是一声长叫:「阿……………」

  强烈的感觉,让她不自主的双脚夹住我的腰。

  小穴也更紧了,温润的阴道壁还一阵一阵的收缩,这种感觉………真的……
  …

  …………老婆………重回少女时代了……………

  进去老婆的身体后。并不急着抽动,我要细细品味这失去已久的感觉。反到是小莉受不了,屁股左右的摆动。

  「老公……快动……里面好痒……」小莉闭着眼睛细细的说。配合着小莉摇摆的频率,我也开始缓慢的抽插。

  每一下都退到阴道口,再深深的重击进去。我也怕我把持不了太久,这样的插法个人觉得可以支持较久,女方也可以或得较大的满足,毕竟四十多岁了,力不从心。

  「阿……阿……阿……!」

  「不能这样插……我会疯掉……会爽死……

  ……阿……快坏掉了……阿……「老婆歇斯底里的喊着。

  我不禁怀疑,是催情药酒的作用,还是户外的刺激,还是…………我变强了。
  「阿……要升天了……坏了」

  真的好久没听到小莉如此狂野的喊叫。

  她每叫一次我的精力就更提升一层!

  生命力和战斗力都要破表了!

  真的太美了!

  美的全身的毛孔都开了!

  十多分钟得大幅度抽插就大汗淋漓了。

  小莉也披头散发,头也左右摇摆,微湿的长发晃动的更是厉害。

  当我专心的在耕耘这块肥田时,感觉有东西碰到我的蛋蛋,冰冰凉凉的。
  心想不会遇到……蛇……吧!

  要是被咬了,怎么跟医生解释蛋蛋怎摩会被蛇咬到???

  但已经到最后冲刺关头了,小腹开始要收缩,也快冲上青天了!

  精液快夺门而出!

  煞不住……

  停不下来阿……

  这冰凉的感觉并没有停下来,而是变成有节奏的在我和小莉的交合处爱抚。
  好奇妙!

  也好舒服喔!

  我也放慢抽插的速度,享受这美好的感觉!

  感觉不见了!

  一会儿,变成在我屁眼徘徊,好像刻意的用我和小莉的爱意滋润我的小菊花。
  前面抽插的爽,后门也舒服的随着我抽插的动作顶着我的菊花。

  心想这条蛇可以好好调教调教!

  就在我快攻顶时,这冰凉的蛇冷不防的往我菊花门冲进去!

  「阿………………!」

  老婆和我几乎同时长叫一声,我的千万子孙冰往老婆的子公里冲了进去。
  老婆也同时再度达阵,阴道不停的收缩,好像要把我吸乾一样。

  重点是,那条蛇用力冲破了我的菊门,前后夹击下我一泄如注,整整抖了快30秒才停下来,这可能是有生以来最爽的射精。

  天啊……!

  我的后门被破处了,还是一条冰冰凉凉的……蛇……!!!

  一阵激战落幕了,我也累得趴在小莉身上。

  只感觉到小莉深沉的呼吸声。和听到我俩激战后,心跳加速的咚、咚心跳声。
  一切回归平静。

  拍…拍…拍…拍…忽然响起一阵掌声。

  「厉害………!」

  「精彩……!」

  「再来一次……!!」

  掌声夹带着欢呼声,和大伙的笑声。

  我和小莉吓了一跳!

  我从小力伸上弹起,小莉也坐起来,双手抱胸,一脸惊慌!

  我看一下背后,原来阿德、小胖、小惠、小芬,在后面看我和小莉演A片。
  小芬蹲在地上,手上还拿着一条明天早餐要夹土司的小火腿肠,在那晃ㄚ晃。
  原来,那冰冰凉凉的不是蛇,是顽皮的小芬搞的鬼。我菊花初夜竟被一根香常夺走,我哭啊!

  沿着香肠的视线往后延伸,发现到小芬的蜜穴几滴白色的精液滴出来还会牵丝。

  旁边小慧的蜜穴也一样股铜色的皮肤,挂着一条白色液体,非常明显,以经流到大腿了。

  再转身看看小莉的蜜穴,无法完全密合,大阴唇红红肿肿的,中间也是流着一条白色冒泡的精水。

  看到三位人妻淫秽的模样,一时怒气全消。

  再看两个兄弟,小胖小兄弟刚战完业垂头丧气的挂在那。

  阿德小兄弟可能刚看到我和小莉的春宫大戏,又抬起头来,但只有半勃起的状。态。毕竟大家四十多岁了,可不能像小伙子一样,一夜七次郎。

  「很没品耶!在那看人家夫妻做爱,不怕长针眼喔!」小莉回过神娇羞的说。
  「阿……!那么大声,我和阿德在那聊天以为发生什么事,才赶快过来看的,你以为我们爱看啊!」小惠笑笑的回答。

  「对啊!我跟小胖在帐篷内都快睡着了!是被你们的叫声吵醒,才过来看的。」
  小芬也跟着回应。

  小莉被回的脸红通通的不知如何回答。

  我赶忙圆场说:「小芬、小惠你们还不是刚爽完,你看,小穴来流着口水哩!」
  她们才发现刚做完还来不及擦,就跑来看,也下意识的遮了一下。

  「我们女生要去洗澡了,不管你们臭男生。」说完小惠就拉着小芬和小莉一起走去浴室。

  「你们臭男生别来偷看喔……!」小莉俏皮的回头说。

  「这…这…还…要…偷…看…吗…?」我们三个哥们,异口同声说着。
  浴室没几间,先让他们女生洗,我们继续去烤肉架边喝酒。

  小胖点了根烟,缓慢的吞云吐雾起来,但眉头深锁,刚刚的欢颜一扫而空。
  「小胖少抽点烟,最好把烟戒了,有点年纪了,抽烟影响很大耶!」阿德苦口婆心的劝说。小胖还是摇摇头。

  「有事就说出来,大家帮忙想办法,若是钱的问题,以我和阿德的实力,应该可以帮你处哩,都二三十年的老朋友,说出来也舒服点!」我继续劝说。
  小胖悠悠的说出他的烦恼。

  「公司、家庭、小孩都还好。」

  「这次大伙出来,我很高兴,小芬也很快乐。」

  「换个环境,大家疯一疯,本来计划不就是这样。」我疑惑的说。

  小胖眼睛看着炭火,继续幽幽的说着:「刚跟小芬做爱激情,是我们这十年来最爽的一次。」

  「我们也是啊!」我和阿德同时附和的说。

  小胖挥手示意我们不要插嘴,让他说完。

  「十年前左右我得了摄护腺肥大,每次小芬想做爱,都很难勃起,就算勉强撑起来,也不很硬,有时做到一半就消风。」

  要男人说自己不行,要很大的勇气,所以我和阿德也不敢插话。

  「刚刚的气氛我和小芬做的很爽,小芬无意中说出」很久没高潮的感觉了「,我听了心如刀割。」

  「他是无意中说出,但那才是她内心的话。」

  「我们去看过很多医生,也动刀割了摄护腺,但只有排尿的情况改善,其他的状况没太多好转。」

  「每次小芬想要,我都只能用手,或情趣用品满足她,但我知道这跟热热的大鸡巴抽插的感觉不一样,我甚至示意小芬可以去找牛郎还解决需求,只要不放入感情,影响家庭,我都可以接受。但她外表活泼,内心还是很传统。马上翻脸回我,我还没飢渴到随便跟别人上床。」

  说完小胖又点起一根烟,深吸了几口。

  「我也是很久没激情了,才出这主意,大家出来玩玩,现在问题不是解决了,你和小芬都爽到了阿。」我淡淡说,以化解有点僵的气氛。

  「今天这样的气氛OK,那下次呢?下下次呢?女人三十如狼、四十如虎,现在小芬正飢渴的年纪,大家不就每个礼拜陪我们出来打野炮,而且打野炮激情也会平淡,下次不见得有用。」

  「别想那么多啦!今天有爽就好了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………喝啦!!!」
  阿德拿起啤酒。我们也一起乾了一瓶啤酒。

  我和阿德尽量把话题带开,不让小胖继续钻牛角尖。

  「好了!你们别说那么多了!是兄弟让我一股作气讲完,这念头我也憋了很久,今天大家玩得很疯、气氛也对,我不说下次没机会了。」

  我跟阿德只好不出声,看小胖要说什么。

  「今天大家玩得很疯,我看得出小芬看到你们大肉棒时那种渴望的感觉,与其让小芬去外面找牛郎不乾不净,还怕有后续的麻烦,我请你们两兄弟帮我忙,代替我的位置,让小芬后半辈子不要守活寡,好吗?」

  这飞来的艳福,我和阿德还是不敢马上答应,毕竟看看摸摸,和真枪实弹作还是不一样。老婆们今天是有催情药酒的加持才如此开放,明天醒了,会如何?
  我也不敢说。

  「这事是你夫妻的事,也关系到我们夫妻,偷偷摸摸等东窗事发会毁了三个家庭,所以我们还是要跟老婆商量才好,有些事不能勉强的。」我婉转的提出我的看法。

  「对啦!有些事不能强求,我清楚………唉!」小胖无奈的说着。

  「十二点了,你们不睡我们要去睡了!」远方传来小莉的呼喊。

  「我们把火灭了,沖个凉就去睡了!」我高声回应着。

  三个男人把炭火浇熄,生食收到大冰箱,熟时放到魔术橱柜,拿条毛巾就去洗澡了。

  洗完澡擦乾身体,一样光溜溜走回帐蓬。

  隧道帐中间有拉门可以隔成两间,本以为老婆会把拉门拉起,男生一边,女生一边。

  可能是拉起来不通风,所以就变成一个长条的大帐篷。

  三个女生可能真的玩累了,早已呼呼大睡,她们也没穿睡衣,直接把毯子铺在充气床上,肚子盖件薄被就呼呼大睡。

  我们三个男人在窗边看的一下,摇摇头,我们也累了。没心情欣赏春光。自己找自己老婆边,乔个位子,睡了……………

  一晚大家都睡得很沉,打呼声此起彼落,好样有人起来上厕所的样子,我不清楚。

  五点多天亮,我被一阵尿意吵醒,很急很急,眼睛被太阳照的很刺眼,来不及去厕所,就冲到帐篷外看也没看就直接对着长草地解放。

  爽…爽…爽,石门水库大泄洪的感觉真爽。原来就是尿急,刚刚才一直梦到在台北火车站找不到厕所,所有的厕所都维修中,还好梦中如果找到厕所,那帐蓬就要淹大水了,那就…糗…大…了…!

  尿了很久,终於尿完,小腹也消肿了很多,抖了两下,张开眼一看,小惠做操做到一半人就像一个大字型,定格在我面前约五公尺处。张大眼睛望着我的小兄弟。

  尴尬了………!

  「Sorry!人有三急,对不起,不是故意的,别长针眼喔!」我笑笑的哈拉打圆场。

  「哇!你膀胱够强的,这泡尿流到山下可能会造成山洪喔!」小惠取笑我。
  我笑笑的回:「开玩笑,我可是有练过的,改天要不要试试我的利害。」
  说完裁觉得玩笑好像开过头了。

  小惠一听娇羞的转过头不理我。

  我赶忙走上前道歉:「对不起!我说错话了……」

  走了两步离开刺眼的阳光,才注意小惠还是光溜溜的,只有脚底穿上一双凉鞋。正在做伸展操,不知是刻意还是刚好,小慧双手高举,手掌互握,向后下腰拉筋,整着蜜穴对着我招呼着。

  清晨金黄色的阳光,照在小惠小麦色的皮肤上更显亮丽,运动出汗在斜射阳光照耀下,变的好像珍珠一样闪闪动人。

  原来,小惠咪咪能保持坚挺,肌肤如此有弹性都是拜早晨运动之赐。

  三个女人各有不同的风味。

  小惠有原住民的血统,五官深邃,属健美型,浑身几乎没有赘肉。

  当我看着小惠的咪咪出神时,小惠也停下动作,看着我的小兄弟。

  我顺着他的视线,往下看自己的小兄弟,也是抬头挺胸,一跳一跳的在做早操。

  我连忙解释:「没有非分之想,只是……男人吗……早上……都会这样……对不对……」

  小惠也不说什么,双目怒视我的小兄弟,慢慢上前两步,右手捉住我的小兄弟,我以为小惠生气了,要一手捏爆我的蛋蛋,正准备闭目受死。

  结果小惠的左手也过来,轻轻抚摸我的阴茎,右手也改轻轻玩弄我的蛋蛋。
  「喔……哇……啊………耶……!!!」我不自主的呼出声音。

  不会吧!

  小胖的催情药酒效力这么强,睡了一觉还有作用。

  接下来更蹲下来随手抽了张湿巾,擦拭着我的龟头,湿巾冰冰凉凉的还让我小兄弟抖了一下。

  接着小兄弟被一股温暖的感觉包围了。

  小惠很有技巧的用嘴唇包着牙齿,慢慢的套弄着我的阴茎。

  接着更用舌尖在龟头马眼上来回扫动。

  哇!这口功利害,阿德一定常训练小惠的嘴,服侍的好舒服。

  就在我挺腰闭眼,准备好好享受小惠的口技时。

  小惠忽然站起来,拉着我的小弟弟走回帐蓬。

  死了!这下难解释了!

  小惠这样抓着我去跟小莉告状……我……会…死…的…很…难…看…

  靠近帐棚时就看到帐篷轻轻的有规律的在摇晃。

  更靠近时,已经可以听到几声:「哼……喔……顶到了……!」的叫声。
  声音轻轻细细的不像小莉的声音,小莉的声音比较低沉。

  小惠先钻进帐蓬,也把我兄弟拉进去,我只好跟着进去。

  眼前的景象让我吓了一跳。

  小芬坐在阿德身上,阿德的大雕该插在小芬的蜜穴里。

  小芬自己上下套弄着阿德的大雕,阿德把小芬的豪乳抓的变型。

  在后麵点,看到我老婆和小胖两人69式侧躺互相吃着对方下体。

  整个营帐充满淫靡气味。

  看着老婆吸着小胖白嫩的小弟弟,动作不是很熟练,(我和老婆不常口交,老婆都说口交完还要刷牙漱口好麻烦,而且只要有一点鬍渣刺到就唉唉叫,谁叫我鬍子多,小胖白白胖胖的没啥鬍子),小胖的小弟弟只有半软不硬。到是小胖舌头很灵活,一勾小穴一舔小阴核,逗的小莉屁股一抖一抖的。

  小惠已经躺好,看我看得出神,就把我一拉我就趴在她身上。

  小惠张开双腿,好让我跪在她双脚间,一手拉着我的阴茎,一手勾着我的腰,顺式一带,我小兄弟就滑进小惠的蜜穴里,小惠的蜜穴早以春潮汹涌,我也不自主的开始抽插起来。

  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美!」小惠也放声加入淫声合唱团的行列,他应该是中音部。

  「死了!……顶到了……顶到子宫了……在插下去会坏掉……」换小芬高音部接唱。

  「阿……阿……阿……好嘛喔!快高潮了……」小莉低音部收尾。

  听到这靡靡之音,阿德把小芬转过来,让小芬跪在充气床上,他从后面像电动打桩机一样快速,猛烈的抽插,每一下都到底,每一下都使尽全力。

  小芬被插的头左右摇晃,好像吃了摇头丸似的,一直快速摇晃。

  阿德每一下都使力的插,小芬的大奶就一直前后撞击,呼应着抽插的节奏。
  我呢?喜欢慢慢插,但每下都拔到快出来了,在使尽的插进去,让小惠有快失去,又一下冲饱的感觉,我上身还是趴在小惠身上,双唇相吻,小慧也伸出舌头和我纠缠,双手抚摸着小惠坚挺的双峰。

  「阿……阿……阿……到了!」第一个投降的竟然是………小莉。

  小胖的舌公有多厉害阿,只凭舌头就可以让小莉高潮。

  这时小胖抬起头来,被小莉喷得满脸淫水。

  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阿……!!!」阿德也停止抽动,深深插在小芬的穴内喷发了。

  又是我最后,我依然不急不缓的依着我的节奏插动。

  不是我最强,我和小惠加入的时候,他们俩对不知已经开战多久了。

  这时小慧也快到高潮了,双脚把我的腰夹的很紧。

  我也顺势把小惠抱起来。

  变成女上男下的抽插。这时小胖也加入战局,接手吸允着小惠的乳头,又是吸又是用舌头左右晃动。小胖这几年舌功真的练的了得。

  小惠在我和小胖上下合击下也快到高潮了,明显感觉阴道的收缩,我也加快抽插的速度。

  「阿……阿……来了……来了……」这时小惠也喷出一股温温热热阴精的。
  「阿………………我也来了!」被这一股阴精一冲,我的子弟兵也冲了出来。
  一切又安静了下来!

  只听到大伙用力呼吸的喘息声。

  「我们帮你们三位大爷准备的早餐,好吃吗……?」大姐头小莉先出声。
  我们三个男生还搞不清楚状况。

  三个男生你看我,我看你,抓抓头(柯P的招牌动作),搞不清楚状况。
  三个女生看我们搞不清楚都笑了。

  这时老婆小莉才充当发言人,缓缓道来。

  「你们三个昨晚喝酒聊天,讲那么大声,山下都可以听到啰!」

  「小胖和小芬的事,我们也问过小芬,小芬害羞的点点头,我和小惠也尝过老公出差一两个月没回家,那种独守空闺的寂寞,和生理的需求的难熬,小胖和你们是好哥们,小芬也是我们的好姐妹,外面乱七八糟的男人太危险,你们三个十年前生完小的,也都一起结紮了,也不会有后续下一代的问题。这事不能让你们男生决定,所以我们才商量出这顿丰盛的早餐,先下手为强,而且一切游戏规则要我们女生定订。」

  原来我们以为小声的Man『talk,因为喝酒嗓门大,山上又清静,老婆们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「规则一、除元配伴侣外任何男女不能单独约会,一定要有第三者在场。
  规则二、元配不能在场,一定要通知元配,并取得元配的同意,不能私下进行。

  规则三、要守密,不能对我们六人以外的人提起,连自己小孩都不能说。「
  这……这……不是摆明了以后只能3P,4P,5P,6P,这样我们受的了吗?

  我们根本还没回神,只能默默的点头。

  小莉继续说:「没说话就代表认同了,来大家一起来为日后的性福一起努力。」
  我和阿德、小胖面面相观,这好像不是飞来艳福,应该是更大的挑战。
  「好了啦!你们三个男生吃完早餐,把我们搞得一蹋糊涂,我们要去清理清理,你们去准备早餐给我们吃。」小慧也出声了。

  「还有阿国你去连络营地主人,今天有没有人要上来,如果没有,我们想继续当夏娃的感觉,跟营主说我们顺延一天,今天大家只能用芋今或树叶遮体,不能穿衣服,要玩就玩彻底点!」小莉继续出着主意。

  这……我和阿德一起看向小胖,心中疑问…………「你昨天带的是什么酒阿」。
  后劲这么厉害。

  在我和营主连落后当然是没人上来,因为他们要明下午才会回来。

  营主也说反正没人来,他也不多收一天营位的钱,叫我们以后常去玩就好了。
  真会做生意,营地没人放着也是空着。

  小胖和阿德自告奋勇要去做早餐。

  我呢?先套件短裤,走到营区门口看一下,安不安全。晚上没人来,白天就不见得没人上山。

  拿了个纸箱顶着内开的铁门,我再把车子后退点,让车后保险桿完全顶紧大门,人用钻的都钻不进来才放心。

  走回营区,小胖和阿德依然努力的做着早餐。

  老婆小莉已经洗完澡,坐在凉亭的长椅上擦着湿湿的头发,我走过去看着小莉。

  小莉擦完头发,将大毛巾铺在长椅上,依然全身光溜溜的坐下。

  小莉看着我娇羞说:「老公帮我拿防晒油来好吗?」

  我点点头,走回帐蓬内从行李包内拿了一瓶防晒油走回凉亭。

  回凉亭时,老婆已趴在长椅上,享受早晨阳光的洗礼。我将防晒油到在小莉的背上,慢慢的搓揉。

  早晨金黄色的阳光照在刚涂上防晒油的背肌上,闪闪亮亮。

  小莉闭着眼睛享受着初秋微凉的山风吹拂,早晨金黄色阳光的洗哩,这种感觉,不冷、不热,在加上我轻柔的按摩,舒服ㄚ!

  双手顺着优美的曲线下滑到双臀上。

  揉捏着双臀的手稍微用力,帮助血液循环,手感没有少女时的紧实,但软软的还是有弹性,眼尖看到双臀中央无毛的蜜穴随着臀肉被我一开一合的按摩着,慢慢小阴唇又出水了。

  双手不经意的带过蜜穴,爱液被我拉出一条晶莹剔透的银丝,日光照射下闪闪发亮。

  美………美……美………

  结婚快20年了,不曾在早晨的阳光下看过老婆的美穴,看的都呆了,双手也忘了按摩,可能是忽然没有动作,老婆转头看看发生什么事。看到我癡癡的望着她的蜜穴,娇羞的转身,并用手遮住下体。

  「看……看……看了十多年,快二十年了,还看不够喔!」小莉娇羞的说。
  「没错!看不够,也没这样在阳光下看你身体的每一个地方。」

  「你看……又不乖了喔!」小莉边说边指着我的下体。

  自己低头一看,小兄弟又昂首抬头露出依附狰狞的模样。

  我用食指和拇指将刚刚小莉的爱液拉丝让小莉看。

  「你自己不也是又出水了………!」

  这时我的龟头被一只白净的手指弹了一下。

  「很强喔!刚刚才爽完,现在又硬梆梆的,可能刚刚小惠炸的不够乾净。」
  小芬从我后面走来,就直接往我龟头弹了一下。

  「喂!小姐谋杀亲夫喔,会痛耶!」

  「NO!……NO!……NO!你是情夫,不是亲夫」小芬食指摇摆的说。
  「我还奸夫淫妇哩!」和小芬斗斗嘴,也挺好玩的。

  「淫妇不是我,淫妇在你前面,才刚被我老工玩到潮吹,现在又湿了!」小芬指着躺着的小莉说。

  看大家都在看她,小莉羞的脸一下红了,又翻过去面朝下趴着。

  「太阳好大,………防晒油,我也要擦!」

  「我也要!」小芬、小惠看着我手中的防晒油说。

  两位美女直接在我面前姐开胸前的浴巾,像小莉一样铺在另两张躺椅上。
  小惠一样面朝下趴在躺椅上。

  小芬则顽皮的用右手拉着我硬挺的阴茎,把我拉到面前对着我小兄弟说。「先好好帮我们服务一下,把老娘我们伺候的舒服,等下再让你爽一下!」
  哇!这三个美女老婆,怎么一下子玩得比我们开了,可见她们也压抑了很久。
  被我们扇风点火下,也燃起心中熊熊的野火。

  小莉、小惠、小芬三位美女依序趴着。

  小莉最高,身材比例最好,白净的皮肤被太阳晒的微微泛红,以经涂好防晒油的美背,亮亮的更显出平日保养的努力。修长的大腿微微张开,大腿跟处白白净净的小穴最为抢眼。

  小惠是三女中最瘦的,但不是干扁型的,古铜的肤色还没擦防晒油就有点发亮,最引人注意的应该是小惠的俏臀,臀型很坚挺,靠近腰部还有两个小酒窝,可能还有点放不开,双腿夹的很紧,看不到蜜穴,但就是因为双腿夹紧才更显的屁股的俏丽。

  小芬皮肤最白也最丰满,趴在躺椅上好像一团白晰的麻糬,软软嫩嫩的,很好吃的感觉,因为我就站在她前面,所以她双脚己经张开让我靠近她,顺着柔嫩的两团麻糬中间清楚的看到小芬的蜜穴,金黄色的阳光照在稀疏的阴毛上,阴毛变成淡淡的咖啡色,两片粉红色的阴唇泛着油光,可见这小妮子也动情了,平常看小芬乖乖静静的,想不到竟是她们三个里面最骚的,难怪小胖会摆不平。
  最近的先来,一样将防晒油到在手心搓匀,故意不从被开始擦,直接将两个大手赏轻轻的往小芬白晰的屁股上滑过,明显感到小芬臀部微微一震,随即又放松了下来,轻轻的将油涂在小芬圆圆的屁股上,涂完后故意将两片肥嫩的臀肉张开,清楚的看到小芬淡咖啡色的菊门正努力收缩着,一合一合好像锦鲤一般非常好看,下面一点的蜜穴淫水越流越多,晶莹剔透与上面菊门够成淫秽美丽的画面。
  「阿国不要再玩了,这样里面好痒……好难受……先擦完……等下在玩……
  好吗?「小芬已经激动的话都讲不清楚了。

  先办正事,不然等下都晒伤了,就麻烦了。

  再倒一些防晒油之后慢慢往上擦,因为小芬趴在躺椅上,所以我只能弯腰,小腹压在小芬的双臀上,要擦肩膀时,故意在把腰往上提,小兄弟就正好卡在小芬的屁股沟里。

  「死阿国……小心点……不要真的……插进去……我后门还是处女地喔……」
  「你们俩当着我们的面玩起后门来啰!快帮我擦防晒油,现在都晒的有点烫了。」小慧在旁边催促的说着。

  「来了,来了,是晒到热,还是欲火焚身阿……?」我赶快过来帮小惠服务,不然在玩下去就擦枪走火了。

  这次没从后面擦,而是站在小惠的侧面。

  看着小惠古铜色的皮肤已经晒的微微出汗。由於在侧面没什么美景可看,就赶快老老实实的帮小惠擦防晒油。

  这时我的小兄弟刚好在小惠的面前一跳一跳的。

  小惠张口轻轻的朝龟头咬一下,轻声说到:「不老实的坏东西,等下
评论加载中..